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号:qingfeng7777777a
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
股票入门欢迎您加入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对不书籍?起!又一个限额令来了…

2019-01-12 11:06:02 进阶知识库

导语:从此以后,想在上海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来解决大标限额问题的P2P平台,可能再也行不通了。

银监会规定:网贷个人最高借款100万元,同一平台设个人贷款上限20万

中国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4部门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了个人借款上限。


《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借款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防范信贷集中风险是设定借款上限的主要考虑。办法称,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根据本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控制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及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

又一个限额令来了,在上海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也无用了!


从此以后,想在上海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来解决大标限额问题的P2P平台,可能再也行不通了。2天前刚整理并发布了8家P2P网贷平台或其关联企业获网络小贷牌照的信息,本以为获得网络小贷牌照,P2P的大额标就找到了另一条出路。

然而,没想到的是,12月30日,上海金融办一马当先,率先发布上海市首份有关互联网小贷的规范性文件,不仅堵死了发大额标路,而且提高了网络小贷的门槛。《监管指引》将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重点如下:

重磅!上海首次出台互联网小贷监管指引:发起方应为排名靠前的互联网企业

设置20万、100万贷款上限

《指引》对开展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放贷资金(含自有资金及外部融资资金)实施专户管理。互联网小贷公司所有资金来源必须进入放贷专户方可放贷。

和网贷暂行管理办法一样,该《指引》对借款额设定了上限,《指引》要求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借款人为自然人的,上限原则上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借款人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上限原则上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

《指引》还列明了六大禁止性规定,互联网小贷公司除遵守上海市对小额贷款公司的各项一般性规定外,还应遵守:

(一)禁止在本市以外办理线下小额贷款业务;

(二)禁止通过互联网小额贷款平台进行非法集资和吸收公众存款;

(三)禁止通过互联网小额贷款平台为本公司融入资金;

(四)禁止未经批准同意开展信贷资产转让及相关业务;

(五)禁止通过互联网小额贷款平台销售或转让本公司的信贷产品;

(六)禁止擅自使用客户信息、非法买卖或泄露客户信息。

以下是来自零壹财经专栏作者谭鸿律师的解读:

上海网络小贷新规:限额+专业化经营

继9月底上海市政府办公厅首次发布《上海市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办法》(沪府办发〔2016〕42号)之后,上海市金融办对网络小贷公司的监管进一步明确,于12月30日发布《上海市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专项监管指引(试行)》(沪金融办〔2016〕285号)。截至目前,共有广州、重庆、江苏、江西等地区早于上海发布网络小贷监管办法。通过横向和纵向对比,笔者发现《指引》值得关注的地方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强化“小额、分散”原则

《指引》中最为亮眼之处在于其对单一借款人贷款限额的严格要求,即“借款人为自然人的,上限原则上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借款人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上限原则上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通过对比各地限额要求,不难发现上海网络小贷新政几乎是当之无愧的最严政策,不再与资本净额挂钩,而是直接设定上限,可谓是对“小额、分散”原则的严格落实。


虽然这会超出不少人的预期,但是在此前《监管办法》已经可以看出一些苗头,《监管办法》虽然明确会从持股比例、企业名称等方面对由大型互联网服务企业发起的互联网小贷公司予以支持,但也提到会提高对其贷款“小额、分散”等方面的监管要求。

此规定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借款人的在同一平台借款余额上限要求完全相同。《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银发〔2015〕221号)指出网络借贷包括个体网络借贷(即P2P网络借贷)和网络小额贷款,既然二者同属网贷平台,均秉承“小额、分散”原则,相信《指引》中制定贷款限额上限应该是参考了P2P网贷监管办法。

二、强调“专业化经营”

相较其他四个地区,上海新规的另一个不同点在于其特别要求开展互联网小额贷款贷款业务的公司高管必须专职,限制高管兼职行为。具体而言,总经理以及有关产品、风控、运营部门等关键管理岗位的负责人,不得同时在小额贷款公司主要发起人企业(集团)兼职,必须专职、专责、到岗,并在上海市内办公。这条规定应当引起旨在通过获取网络小贷牌照实现集团化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高度注意,以免违背监管要求。

三、看重发起主体出身

根据《指引》第二条规定,开展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主要发起人应为稳健经营且主要经营指标在国内排名靠前的互联网企业,或有互联网平台资源支撑的全国性大中型企业(集团)。主要发起人应在中国境内具有长期从事互联网相关业务的经验。

在出台网络小贷专门监管规定的省市中,除了重庆以外,广州、江苏、江西,也都特别要求网络小贷公司主要发起人在互联网业务方面的经验。

综上,上海网络小贷新政是严格按照“小额、分散”的指导思想制定的,虽然严苛,但也符合监管思路。只不过,那些寄希望于通过设立网络小贷公司来解决大标限额问题的P2P平台,恐怕要谨慎选择注册地了。

广州、重庆网络小贷最为活跃

据盈灿咨询统计,截至2016年12月26日,全国网络小贷分布在10省市,共设立78家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广东地区最多,有28家,主要集中在广州;其次是重庆,有17家;江苏位列第三,有11家网络小贷公司;浙江和江西并列第四,均有5家。可以看出目前网络小贷仍处于试点阶段,数量较少,地域集中,广州和重庆地区网络小贷最为活跃,与当地开展网络小贷的鼓励政策和优惠政策有较大关系。

从全国已获网络小贷牌照的公司背景来看,以强背景企业为主,主要是BAJ为代表的知名互联网企业,或是海尔、TCL等实力雄厚的线下传统企业或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往往拥有大量的客户和交易数据,主要服务的客户群体也是其产业链的客户。从贷款产品来看,期限和金额差异较大,类型多样,与传统小贷业务性质上并无不同,但因其互联网属性审批放款速度较传统小贷快。

另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共有8家P2P网贷平台或其关联企业获网络小贷牌照。


《监管指引》

限额令下,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目前P2P行业内至少有半数以上的平台不同程度的涉足大额借款业务,其中主营企业融资、政信项目、供应链金融、融资租赁、房产抵押的,以及部分国资、上市系、综合理财超市型平台,更是大标平台中的主力军。根据公开渠道了解的信息显示,前述代表平台推出的企业借款单个项目金额从200万-400万不等,部分大型企业的单笔借款甚至高达亿元。

悲观论调认为,监管严打之下,P2P行业的好日子基本到头了。事实上,《办法》一经颁布,业内便针对监管要求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以期能找到前景明朗、性价比最高的转型方案,可见P2P行业的积极性并没有被严政挫伤。

P2P行业的处境即使艰难,也不会是穷途末路。不过P2P平台必须认识到的是,所谓的转型之路并不好走,大标平台转向小额业务领域,更是危机重重。

业内普遍认为,消费金融、三农金融、车贷是比较接近监管要求的几类小额业务。然而,契合监管并不意味着P2P平台可以贸然进入上述领域,看到机遇的同时,也应充分认识到它的风险。

第一,消费金融

消费金融是近几年大热的细分领域之一,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及以趣分期、分期乐的校园分期平台的崛起,给了P2P行业莫大的激励和想象。

但事实上,P2P行业进军消费金融还面临着两大难点,即缺乏完善的消费应用场景成熟的风险控制手段,前者决定了平台是否拥有持续吸引用户的能力,后者则与资金的安全性息息相关。

对于志在消费金融的P2P平台来说,亟需思考的是有没有足够的优势?包括能否能打造足够丰富的消费场景、是否具备成熟的线上风控手段、是否具备获取用户征信信息的资格和技术等。

第二,三农金融。

政策频频释放信号表示农村金融的发展空间十分巨大,但十几年来传统金融机构在农村信贷问题上尚找不到成熟的解决方案,仅仅是作为传统金融补充者的P2P平台还挑得起这个重担吗?

第三,车贷。

伴随着车贷平台的激增,车贷市场必然会趋于饱和,因此,对于有意转型车贷领域的P2P平台来说,车贷也未必是一块香饽饽,此役突围的关键还在于平台是否拥有与市场抗衡、与根基深厚的老牌车贷平台抗衡的优势。

巴菲特股票之家声明:资讯来源于互联网,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