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号:qingfeng7777777a
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
股票入门欢迎您加入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现货投资鑫东财配资电力现货市场正式揭幕

2019-05-29 21:30:51 技术分析知识库

2019年5月30日现货投资鑫东财配最新消息:备受关注的浙江省电力现货市场模拟试运行将正式启动

昨天,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组织召开浙江电力现货市场模拟试运行工作会议,介绍模拟试运行总体方案,部署具体工作,明确工作计划和相关要求。省电力调控中心、省电力交易中心、发电集团、售电公司相关人员参加会议,《浙江电力现货市场模拟试运行总体方案》同日公布。

 

根据这一方案,浙江电力现货市场模拟试运行共分为三个阶段:分时段模拟阶段(2019年6-7月)、连续模拟阶段(2019年8-9月)和深化模拟阶段(2019年10-11月)。

 

第一阶段的市场主体包括全省统调发电厂(不含非水可再生电源)、具备申报条件的售电公司和批发市场用户,后两个阶段将有更多市场主体逐步加入。

 

浙江现货市场的大幕终于拉开。

 

规则已成型

 

浙江市场以美国PJM市场为蓝本设计,主要包括批发市场和零售市场。批发市场包含了电能量现货市场、辅助服务市场和合约市场,其中合约市场又包含双边合约、政府授权合约和金融输电权。

 

批发市场的运营和管理由国网浙江电力调控中心和省电力交易中心共同承担。电网公司履行结算职能,负责批发市场的费用收取和支付。

 

批发市场成员包括发电企业、零售商和直接参与批发市场的用户。市场初期仅开放110kv级以上电压等级用户参与市场,后续将逐步引入更低电压等级用户。

 

据了解,省外机组供电量占浙江省全社会用电量三成以上。目前,根据浙江电改领导小组会议决定,外电仍沿用现行调度方式,由国调、华东网调确定送浙江电力计划。点对网外来电作为价格接受者参与市场,不能明确送电机组的网对网外来电由浙江电网代理参与市场。此外,统调非水可再生能源机组也由电网企业代理交易。

 

在电能量市场的定价上,发电侧采用节点边际电价作为经济调度和定价的基础,用户侧采用负荷侧节点电价加权平均而得到的统一电价。预计未来会对市场价格设置上下限。浙江将调度时段设定为5分钟,实时市场每五分钟产生一个节点边际定价,批发市场结算价格是30分钟交易时段内所有调度时段价格的加权平均值。

 

辅助服务市场方面,浙江不再保留调峰品种,原来机组参与调峰的价值将通过现货电能量市场的竞争体现。调频和备用在实时市场中与电能量市场联合优化出清。无功补偿和黑启动等通过中长期合同获得收益。

 

在合约市场中,双边合约的形式是差价合约。浙江设计了政府授权合约用于保障市场投运后过渡期内发电机组的收入(电量和电价),具体内容由省政府确定和分配。政府授权合约也采用差价合约形式。

 

有业内人士评价,这样的设计巧妙地保障了发电机组的容量成本回收。

 

金融输电权主要作用是对冲不同节点之间的由于阻塞产生的价差,但为平稳起步,在市场初期阻塞盈余将直接分配给市场成员,未来才会组织金融输电权拍卖。

 

十七年后再出发

 

继2000年建成当时全国唯一的实时运行发电市场之后,浙江于2017年重新出发。

 

这一年8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将浙江列为首批八个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地区之一。同年9月和10月,浙江省政府和发改委先后印发了《浙江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与《浙江电力市场建设方案》等配套专项方案。

 

根据《浙江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到2019年,浙江要完成输配电价核定,设立相对独立的电力交易机构,确定浙江电力市场模式,完成市场规则制定和技术支持系统开发,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引入售电侧竞争,电力市场体系初步建立,力争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浙江初期电力市场试运行。

 

《浙江电力市场建设方案》则明确了浙江电力市场初期采用全电力库模式,实行全电量竞价上网边际电价出清,辅以差价合约管理市场风险。初期市场主要由现货市场和合约市场构成,开展电能量交易和辅助服务交易。

 

几乎与确定现货试点同期,浙江对省级能源管理职责做出调整,原由省经信委承担的煤电油运要素保障、节能“双控”、新能源应用和电力监管相关职责整体划入省能源局,并在调整后省能源局内部机构设置和主要职责中明确,由省能源局电力处负责推进电力体制改革。

 

部分业内人士评价,职能的整合明确或能对电力改革起到正面推动作用。

 

在成为现货市场试点后,浙江以4000万元的价格面向全球招标,最终确定由美国PJM与中国电科院联合团队作为咨询机构参与浙江电力市场设计与规则编制,协助浙江建设现货市场。

 

但自重金招标之后,浙江市场似乎就销声匿迹了。与早早放开售电侧和在数月后就拟定出规则初稿的省区不同,浙江被贴上了“慢热”的标签。

 

2018年浙江省安排了规模1100亿千瓦时电量参与直接交易。2019年直接交易规模扩大到1400亿千瓦时,其中普通直接交易电量1270亿千瓦时,售电市场交易电量约130亿千瓦时。尽管售电公司尚未开放注册,对市场的争夺已经开始。除此之外,浙江还在2018年组织了省内关停小火电替代交易,并参与到省间富余可再生能源现货交易中。

 

只是万众期待的浙江现货市场还是姗姗来迟。

 

实际上,早在2017年11月,为了推动市场建设,省政府成立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分管能源的常务副省长冯飞任组长。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电改办”)设在省发改委(省能源局)。除了政府部门人员,电改办还从电网公司等相关电力企业抽调人手,并设立工作组,与咨询团队共同参与市场设计。

 

电改办相关负责人曾在公开场合直言,无论是从哪个机构来的,都只能代表改革的整体利益,而非个人供职机构的利益。

 

在方案编写过程中,浙江省通过组织多期市场建设主体研讨会,召集市场各方讨论方案细节。同时,浙江依托中国电科院电力市场实验室开展仿真实验,推演评估市场规则。

 

经过多次的碰撞与修改,浙江电力市场详细设计方案目前已经基本定型,《浙江电力市场运营规则(初稿)》也已编制完成并面向行业内征求意见。根据计划,到今年年底,浙江电力现货市场要具备实际运行的条件。

 

2019年4月23日,省能源局组织召开了第八期浙江电力市场设计建设培训研讨会,培训向电网公司、省内发电企业、外送浙江发电企业、大用户以及有意参与浙江电力市场的售电公司开放,六百多人在浙江海宁参加了这次培训。

 

隐忧待解

 

浙江的现货市场建设,前有上一轮电改之渊源,后有全球招标方案之瞩目,业界一直对其倍加关注和期待。有业内人士称赞其“有情怀”,但也为眼前的挑战担忧。

 

海宁培训期间,主办方向参会者公布了《市场详细设计(2019年4月版)》,这一方案由美国PJM与中国电科院联合团队共同编写。除了全面介绍浙江现货市场的基本面貌,方案也展现了对规则的调整与思考。

 

方案中提到,在最初的市场详细设计中,所有外来电以及统调非水可再生能源机组均报价参与市场。这一方案认为,由于外来电占浙江省总电量需求约三分之一,这些外来电参与市场、影响价格,并对价格波动作出响应,能够提高市场效率。

 

但根据目前的安排,外来电主要作为价格的接受者,统调非水可再生能源机组则由电网企业代理交易。考虑到浙江省十三五期间不再上新建煤电项目,股票核电等建设周期长且全社会用电量不断增长,未来省外来电占浙江用电量的比重可能将会更高。

 

在详细市场设计协商过程中,交易中心和调度机构的角色和职责一直是争论焦点,而对于电网企业履行结算权,方案也花了相当篇幅陈述其弊端。

 

为了减少这些不利影响,方案建议在市场规则或者政府法规中制定限制条款:“限制用户数据和财务数据仅用于电网服务机构收费过程涉及的业务部门,并防止此类信息与其他业务部门共享。”

 

此外,浙江还面临控煤重任。除了淘汰落后用煤设备,浙江严格控制统调电煤总量,提高“外电入浙”比例。《2018年浙江省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方案》要求省统调发电用煤消减260万吨,控制在7880万吨以内。如何在完成控煤任务的同时设计和运行电力市场,这也是浙江面临的一大挑战。

[!--temp.sitename--]声明:资讯来源于互联网,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